咸鱼王

【only金枪/某个架空的火车上】一个人轮回的车厢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瞎写了啥玩意国庆三天半憋出来了这么个狗东西自己都觉得心塞在高三学校统一发的语文复习资料上看到的这种写法当时就觉得惊为天人妈耶怎么这么酷小说还能这么写啊啊啊要是再加个时间轮回的梗岂不是更带感简直美滋滋写的时候才知道这简直就是作死想得挺美的写出来了之后就这么乱得和个被猫玩过的毛线团一样我们高三五号返校不带手机你们将就着点看啊人物occ致歉啊我这写的啥玩意……

当褐黄色的枯叶从阴冷湿润的地面飘起,落叶回到枝头由黄转绿,变得青脆饱满,一场春雨过后,淡黄的嫩芽在带着潮湿冷意的空气中生长。

我们假设时光倒流。

在火车铁皮地面上凝结成块的暗红色的粘稠物颜色逐渐变得鲜艳,铺满地面的鲜红的蛇重新聚拢回到了那位英俊的黑卷发青年的身体里,他的如蜜般的空洞的眼睛里逐渐有了神采。

青年站了起来,聚拢的人群逐渐散开,他倒退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车厢。

对面金发的男人正在烦躁的翻弄一本杂志,未曾看他一眼。

黑卷发的青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将脸埋进围巾里陷入沉睡。

车厢晃动了一下,摇醒了黑卷发的青年。
他猛然站起,毫不犹豫的奔向了死亡。

对面金发的男人正在烦躁的翻弄一本杂志,未曾看他一眼。

火焰极速膨胀爆发,热浪翻卷,将乘客各式各样的物品掀飞。

有谁在呼喊他的名字,而他却无法做出回应。

但是没关系。

迪卢木多看清了爆炸的地方以及是谁在拥挤的车厢里引爆炸弹。

车厢晃动了一下,摇醒了脸埋在围巾里睡觉的迪卢木多。

火焰极速膨胀,热浪翻卷。

走在前面的迪卢木多突然转身扑向吉尔伽美什。

“所以就在前面啊,杂种。”金发的男人抱着胸靠在火车车厢交接处的门框看着迪卢木多。

寻找消息的金色蟒蛇突出猩红的蛇信。

“你在找什么,杂种。”吉尔伽美什将杂志扔到一边看,迪卢木多转头错愕的看着这个金发的男人。男人不悦的眯起如同蛇一般有着竖瞳的鲜红眸子,“你打扰到本王了,杂种。”

车厢晃动了一下,摇醒了把脸埋在围巾里睡觉的迪卢木多。

火焰极速膨胀,热浪翻卷,物品残片被卷起。

如海啸般扑过来热浪卷飞了迪卢木多。

“哦?你是说几分钟后有人会引爆炸弹?”吉尔伽美什仿佛被什么愉悦到了一般,“你最好不要说谎,欺骗王的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车厢晃动了一下,摇醒了将脸埋在围巾里睡觉的迪卢木多。

火焰极速膨胀,热浪翻卷。

迪卢木多坐在他的位置上,翻着一本书,他的内心十分不安。爆炸的火焰自他身后袭来。

车厢摇晃了一下,摇醒了将脸埋在围巾里睡觉的迪卢木多。

火焰极速膨胀,热浪翻卷。

迪卢木多坐在他的位置上看书。

车厢晃动了一下,摇醒了将脸埋在围巾里睡觉的迪卢木多。

这是故事最开始的地方。

那些原本单纯的蝴蝶变得鲜艳,进化出毒液。

最开始的开始。

迪卢木多将自己的行李放到行李架上,转身对上了吉尔伽美什毫不掩盖的打量的眼神,他愣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嘴,腼腆的微笑着。

“你好,我是迪卢木多·奥迪那。”

上课摸的红A……
对不起狗子把你老公画成这样!!!!【士下座】

原创文的男主人设?
名字还没有想好。
笑面虎一个。小心眼又记仇。
【画得真丑】

【fz/金枪/弓枪】【现代都市】emiya和他的爱情故事

主cp:金枪/弓枪   其他的未定。
无关原著的现代都市类型的同人文。
我只看完了fate/zore、幻想嘉年华和那个叫啥usd线的重置的一小部分,但是特喜欢这两对就来挖坑了,人物性格把握得不大准确,ooc严重,请注意!
因为特别喜欢迪卢木多,所以读起来可能会产生这是篇all迪卢木多的感觉。
教授具体叫啥我忘了,但是也没啥关系,反正没有他的出场机会。╮(╯▽╰)╭

(1)

emiya加班后回家发现自己租的房子里多了一名不速之客躺在他四仰八躺的躺在新买的沙发上睡得无比香甜。
现在的小偷怎么了?
偷完东西都不知道跑吗?
emiya呆呆的站在门口,因为工作而已经超负荷运转的脑仁昏昏沉沉的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的情况。
不过看屋子这干净整洁的架势这小偷估计连东西都还没来得及偷就直接躺他这睡着了。
真不敬业。
一直对自己工作尽职尽责的emiya并没有踏进房间,而是木着脸重新关上了门并冷静的拨打了报警热线。
警察们在十分钟不到就赶来了。
这人数和出警速度都相当的惊人。
有嘴碎的警察透露到,他们其实是特警,刚执行完任务开个聚会庆祝一下,但是任务执行得不过瘾,又闲得蛋疼,从还在值班的苦逼同僚的抱怨中知道这起案件,正巧地点又离得特别近,就全部都一窝蜂的冲过来了。
今天难得没有被幸运E体质影响而且貌似还交了好运的emiya突然有些心疼那个盗贼。
高大的盗贼睡得迷迷糊糊的便被一堆特警架起来,他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跟着穿着便衣警察的步伐离开。
老实得让人心疼。
送走了夜深了而直接在做笔录的妹妹头男性普通警察之后,emiya锁上家门几乎是立即转身把自己疲惫不堪的身躯揉进他柔软的小床上。
可怜的加班狗哦。
第二天闹钟依旧忠诚的叫醒了他的主人,虽然有些困倦的男人对尚且温暖的床铺十分眷恋,但是为于生计所迫还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用冷水洗完脸之后,稍微清醒了的男人一边为早饭忙碌着一边回想昨天的那场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危机。
总之我这幸运E的体质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真是太好了。
锁上房门的黑皮肤白发男人如此想到。
中午公司午休时,来了差不多大半年的经理助手迪卢木多垂头丧气的趴在他的位置上,就连额前的那一小撮刘海都焉哒哒的显得特别没精神。
估计又是被他那个金发的柠檬头上司为难了吧,真是可怜啊。
抱着关爱后辈的想法,他将自己手中刚泡好的红茶推到了对方身旁。
察觉到有人的迪卢木多刚刚坐直身子,但肚子却发出擂鼓般的声响。
青年几乎是在瞬间红透了脸颊,蜜色的眼睛也恍惚起来不知看向何处。
“失、失礼了……前辈……”
看着连耳根都红透了的后辈嗫嚅着道歉,emiya叹了口气,认命的从抽屉里拿出来自己做的本来是打算当做饭后甜点的小蛋糕。
“吃吧。”  “可以吗?”  “先垫着肚子吧,下午指不定你那个小心眼上司会怎么折腾你。”
“请别这么说,况且我并不是因为肯尼斯先生的事情在烦恼。”
迪卢木多接过精巧的糕点,吃了起来。
“哎?!”emiya突然来了兴趣,抱着胸靠在了迪卢木多的办公桌上,“不是他还能是谁?”
凭迪卢木多温文尔雅的个性和那张脸蛋,会有意难为他的人简直少之又少,更多的则是被他的美貌吸引而过去搭讪或者调侃,虽然这些本身就对他造成了困扰。
“不知道。”对方咀嚼着面块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却又相当干脆的回答。
emiya斜眼看着他鼓起的腮帮子和嘴角的面包屑。
长的好看真是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啊。
迪卢木多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后补充道:“好像还是个高中生。”
“金发的?”
迪卢木多向emiya透出了诧异的目光。
“红眼睛?” “emiya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emiya的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我们全公司都知道,这家公司得创始人远坂时臣的儿子。
嚣张臭屁浑身金光闪闪的中二王金皮卡。
自以为天下所有的财宝都是他的,不属于他的,不是被偷走的,就是他恩赐给别人的。
“那坨金坷……他说了什么?”
“emm……他说‘不准去员工食堂吃饭’,然后之后就一直缠着我……为什么公司会有小孩子混进来啊……”认命的长叹一口气,迪卢木多拿起来第二块糕点。
“不对吧?难道不应该是‘身为本王的东西你居然没有丝毫自觉居然要去和肮脏马厩里的那些杂种哄抢猪食?’”
“噗!!咳咳咳……咳……”成功被emiya那惟妙惟肖的语气呛到了的迪卢木多抓起红茶便灌了下去。
当emiya在心底叹息完没有被仔细品尝的红茶的命运后,迪卢木多终于缓过气来,睁着被呛出水来的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着emiya:“为什么您会知道啊?”
因为“光辉之貌”也能算作这世间的财宝啊。
“呵呵,你猜啊,拥有光辉之貌的迪卢木多先生。”
“请别这样……”迪卢木多放下茶杯,窘迫的捏着他膝盖上方裤子的布料,“emiya先生……”
真软啊,欺负起来真爽。
迪卢木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错觉,emiya似乎觉得对方额前的那撮呆毛动了动?
“对了!emiya先生,您和我的哥哥库丘林相处得还好吗?”
“???”这回轮到emiya满头问号。
库丘林?谁啊?
“您前段时间不是在为房租的事苦恼吗?我……”
迪卢木多再说什么emiya已经听不清了,他记起来了。
他最近确实是因为同租人的离开而苦恼,本来便是双人使用的住所,如果只由他一人来承担今后的房租那可过于高昂,但如今的住所他十分满意并不想进行更换,所以有了寻找新的合租人的打算,正巧迪卢木多的哥哥库丘林也要来日本并且打算长住,于是迪卢木多便向emiya推荐了自家哥哥。
emiya想着既然迪卢木多这么软萌可爱【划掉】那他哥哥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难相处的人,反正应该会比房东远坂凛找的要可靠一些。
本来还有些犹豫的emiya在从凛大小姐嘴里听到近日可能某只金皮卡会来住个几天后立马义正言辞的告诉远坂凛自己已经找到了新的室友,并且遗憾的表示他这狭小的房间不方便接受王的降临,请他另寻高就之后。
库丘林搬来和他一起住的事基本就这么定下来了。
啊!该死!昨天忙疯了居然忘记了!?
他多久来来着??
应该是最近几天吧?
“……emiya先生?emiya先生?”
“啊?哦……抱歉,又有点走神。你哥哥什么时候来?”
“你在说什么啊emiya先生?”迪卢木多担忧的看着黑皮肤的青年,“我哥哥不是昨天就到了吗?他特别高兴的告诉我他只找了一遍就找到了住所。并且还十分好运的遇到了凛小姐帮他开门。”
迪卢木多又掏出手机忧心忡忡的说到:“但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早上开始,我就没办法联系到我哥哥了……”
“……”
“昨天到的?”  “嗯?是啊。”
“蓝头发?”  “嗯。”
“红眼睛?”  “哎?这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
“……”
迪卢木多困惑的看着突然沉默的白发青年。
只见白发的青年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emiya努力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怎么说呢……迪尔桑……我和你哥哥……不太好……”
要命!我居然把未来的合租人送进了警察局?!

【all27】【守护者拟兽化】扒一扒楼下宠物店长那些卖不出去的戏精动物们

(1)
扒一扒楼下宠物店长那些卖不出去的戏精动物们
如题,楼主我是大学狗,为了考研特地从宿舍里搬出来。刚搬到新家楼下宠物店的小哥哥就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好好看!!!他超好看!!好看得我的心都要化了……嘿嘿嘿……【痴汉笑】
1L
沙发!
2L
首杀!٩(ˊvˋ*)و
3L
地板,楼上的醒醒,你二楼。
4L
唉唉唉???〣( ºΔº )〣
5L
卧槽……三楼手速好快……【失意体前屈】
6L
桥豆麻袋!(ノ°ο°)ノ
7L
不然呢?你以为我单身几年了?【王之蔑视.jpg】
8L
我们抢什么楼? (⊙o⊙)
9L
我们不是来看楼主扒动物的吗【摔】(`・∧・´)
10L
我说楼上你够了一直刷颜文字的烦不烦。你没仔细看楼主发的吗。说好的动物结果最后他自己就歪到小哥哥上去了,所以抢个楼怎么了?这不是论坛惯例吗?再说了,你自己不也在抢楼吗?
11L
卧槽……这手速……
12L
溜溜溜!!不服不行!
13L
(´°Δ°`)
14L
颜文字君被怼傻了吼吼吼吼吼吼吼
15L
话是没错,但是10楼你话是不是重了点?
16L
啧,哦。
17L
可是……我觉得颜文字君说得也没错啊,我们确实是看楼主扒动物的啊?所以不要吵好不好?
18L
楼上软妹无误!
19L
谢谢你……(っ╥╯﹏╰╥c)
20L
哦哦哦。那是不是就是楼主的锅呢。混蛋楼主出来受罚。눈_눈
21L
@楼主 哈!快出来受罚!
22L
20楼这口气是手速君吧!你手速不是那么快吗?该不会是去找颜文字了吧?自己也用颜文字是表示对颜文字君的歉意吗昂~
23L
不关你事。
24L楼主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做错了什么?!?【丽姐式哭泣.jpg】痴迷于小哥哥的盛世美颜有错吗?有错吗?【咆哮】我保证你们看了沢田小哥的脸一个二个的都变成软脚虾!
25L
切,怎么可能,我可是男的。
26L
噗哈哈!!小姑凉腻认真哒?这世界能让老娘我动心的男人可是屈指可数呢昂~
26L楼主
【图片.jpg】
27L
输了……
28L楼主
哼!颤抖吧!凡人们!!
29L楼主
我靠!那个手速贼快的给我安个固马去!
30L都是垃圾
切。눈_눈
31L颜文字君
那个……我虽然手速不是太快但是…… |・ω・`)
32L颜文字君
都是垃圾君,你这样的固马可能会被封号的啦。ヘ(・_|
33L눈_눈
哦。
34L楼主
我靠!这狗粮是咋回事?我虽然萌宠物店小哥哥但我不是宠物啊!!
35L
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抒情高歌】
36L
哈哈楼上快够(*´ヮ`* ╬)扎心了老铁
37L눈_눈
楼主你扒不扒。
38L沢田后援团
天啊!!!这小哥哥好可爱!!!沢田是吧?叫沢田没错吧!!!小姑娘你哪儿人?!?快告诉我!我要去你们那儿骚扰他!!
39L눈_눈
不扒我走了。
40L
……
41L
手速君这是……
42L颜文字君
被插了。 |・ω・`)
43L楼主
哈哈哈没毛病!!w
44L눈_눈
把楼字给我添上。不要顶着一脸纯洁的颜文字说这种污段子。楼主快把你二十四楼删了,你的饥不择言害你的盛世美颜小哥哥掉马了你造吗?沢田后援团这种蠢名字真是够了,不注重内涵的颜狗,不要随便去骚扰人。还有都四十三楼了楼主你到底扒不扒?
45L沢田后援团
哈哈哈恼羞成怒昂?对啊!我就是颜狗!
46L
只有我注意到了,手速君好像……又“被插了”吗23333333
47L颜文字君
其实我也…… |・ω・`)
48L눈_눈
你才被插了!你们都被插了!
49L楼主
啊呀!那你们就不要刷了听我扒呀!【抓狂】
50L눈_눈
哦。
51L沢田后援团
【乖巧坐好】
52L
开扒了吗?我窥屏好久了我说!
53L颜文字君
|・ω・`)
54L冰火两重
这么高了居然还没开扒……
55L冰火两重
@沢田后援团 我也觉得小哥哥好可爱不如我们挤挤?w
56L눈_눈
别刷了你们,烦不烦。
57L
害怕害怕
58L
【瑟瑟发抖啊我说】
59L
我刚刚还特意去楼下买了饼干和可乐,回来居然还没开始扒吗?【震惊柴犬捂嘴.jpg】
60L楼主
咳咳!开扒了哦!我先对宠【chui】物【hui】店【dian】做【zhang】个【xiao】介【ge】绍【ge】。
那个宠物店的小哥哥超好看不说人也超好!一般的宠物店都是卖给你之后就很少管了对吧!你去买的时候店家也一般会指着宠物优点说对吧!但是小哥哥不一样哦!他清楚他家宠物的每一条特征和习性,而且他家的宠物每一只都有名有姓!每次卖宠物的时候都要把买家拉住絮絮叨叨的说上半天,不说优点缺点,只说宠物喜欢吃啥不喜欢吃啥,不能强迫他/她做什么,怎么样的时候会生气,喜欢被怎样对待……超详细,而且每次那个肉痛的表情仿佛是在嫁女儿【你不做笔记他还不让你把宠物带走】
每次卖宠物的时候他都会再三强调从他那里买的宠物如果不养了不许丢,一定要和他联系,打电话给他他会亲自去接的,退部分钱都可以。
人超好……

【家教】【元祖夹心】【ooc严重】太阳雨

我是个小妖怪,就是那种,只有在太阳雨一类的奇怪天气中才能被人类发现的小妖怪。
我的话,大概是个乌鸦妖怪?
我也不太确定。
因为在我出生后没多久,我便因为左翼受伤脱离了队伍。
翅膀受伤的我无力自主寻觅食物,最后几乎快要丧失所有力气的我奄奄一息的躺在不知谁家的屋檐下。
我绝望的咒骂指责神的不公并在寒冷和饥饿中恐惧着死亡的到来。
更荒唐的是在那温和的阳光的照耀下竟然下起了细雨?!
然后他出现了。
有着柔软褐发的人类刺猬头小孩。
他用他柔软有温暖的小手小心翼翼的将我捧起。
我残存的意识催促着我快些逃离。
『人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千万不要和他们接触』
『尤其是小孩』
族群中的前辈常常如此警告我们。当我们追问起原因时,他们又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最后还是族群中最有威严的长者一锤定音。
『因为他们什么都吃』
我可能会被吃掉。
我想逃。
可我冰冷又破旧的身体又让我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为什么我会被一个小家伙发现?!』
『神啊!您真的抛弃了我吗?!』
他怪叫着捧着我跑进了屋子。
『完了……』
我当时想着。
“妈妈!!鸟!他受伤了!!”
小孩的声音让我无比不安。
“呀!这可真糟糕!”
我觉得我就要快被吃掉了。
然而他们找来一个小盒子,用柔软干净的布作为床垫,用温暖干燥的新毛巾做被单将我放了进去。
那位比我大不知几十倍的人类女性转身去寻找着什么。
小孩扒在桌子边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当时害怕极了,小心翼翼的打量回去。
然后我看到了一双褐色的眼睛……
浸着水的光泽……
晶莹剔透如新生的朝露……
纯洁美丽……
折射着光芒……
他看着我,同时我也看着他。
然后他的脸就皱起来了……
他居然哭了?
还嚎啕大哭?
我可不觉得我有多吓人……
那位离开的人类女性声闻而来,手中提着一个拥有红色“+”符号的白色箱子。
“怎么了?!纲吉?!”
在小孩的抽噎和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我大概拼凑出来一句。
『鸟……不见了!』
我可以肯定我就在他的面前,就在这个盒子里。
但是,他们看不见我了。
外面的小雨停了。
那时候我才想起。
我是个妖怪。
没有妖力的人类看不见我。
那位年轻的人类女性温柔的安慰着抽噎的男孩。
他们开始在这个房间寻找我。
当然,他们一无所获。
所幸,在此期间他们都没有再碰过这个盒子,让我有时间在这温暖的房间里回复体力。
“说不定乌鸦先生只是累了,才来到屋檐下休息的,因为被纲君好好照顾所以就恢复体力飞出去了呢?”
孩子停止了哭泣但还是将信将疑。
他将盒子连着我一起摆放到了屋檐下,因为人类女性向他许诺我一定还会再回来。
她将一些小米装在碟子里,她告诉男孩,说我一定是一只害羞的乌鸦,所以只有当没有人时才敢再度出现。
她把碟子放在院子里。
“只要我们不出来,就不会惊扰到它,到时候乌鸦先生就可以放心的出来吃饭啦~”
那碟子离我不远,我恢复了点体力便蹦了出去,将它们吃得一干二净。
傍晚时分,那位女性从屋中走出来看着空碟子像是松了口气般欣慰的笑了。
第二天,院子里有再次出现了一碟小米。

就这样,我用这种方式在他们家借住了相当长的时间。我渐渐的从只能挪动变成了能够越上台阶,最后终于飞上了枝头。
我能够离开了。
于是我离开了。

重新回到族群的我跟随族群开始了修行的旅程。
我向长辈们提出质疑,我认为人类并不可怕。
长老语重心长的告诉我我是走了大运才没被人类挖出心。
我依旧困惑。
大部分人类无法看见我们,甚至连我们的身影都无法捕捉,又怎么可能挖走我们的心呢?
或许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疑惑,小孩那双褐色的眼睛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当我小有成就时,族群再一次经过了那座城市。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再次来到了那个家。
当时是盛夏。
当初的小孩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他坐在木制的地板上,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躺在他身侧的银色大狗的毛。
他微笑着看向站在树巅上的我。
认为被发现的我带着某种期待赶紧将自己隐藏进了重重叠叠的绿叶中。
但少年的目光仍然停留在树巅上,或者是……更远的地方。
他看的不是我。
我有些难过。
我突然理解了一些。
制定了长老们口中那些不要和人类接触的禁令的妖怪前辈,一定比现在的我更加落寞吧。
哪怕只有一次。
我真希望那双有着温柔的光芒的褐色的眼睛能够再一次的注视我。

“阿武,你真的不跟我们走了吗?”
“哈哈抱歉……”

那个家里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甚至连我离开之前那个装米的小碟子仍然装着小米大大嘞嘞的摆在庭院里时不时的会有一些麻雀前来蹭食,只不过旁边多了一个装狗食的盆子。

他看不见我,无论我在他面前做出怎样的东西都无法吸引他一分一毫,反倒是他身旁那条叫做【狱寺隼人】的银毛大狗时不时的对我吠叫。

真孤单啊。

真期待一场太阳雨。

他看不见我,但是我能看见他。
所以坐在离他不远处的树杈上看他已经成了我的常态。
他时常望着远处发呆,发呆的对象也时常变换。
有时是天空。
有时是云朵。
有时是树叶。
有时是小鸟或树杈什么的。
他常常漫无目的的放空自己。
看着某处,看很长一段时间。
偶尔。
只是偶尔。
他的放空的目光会刚好对上我所在的位置。 虽然知道他并不是在看自己,但长时间被人“盯”着还是会觉得有些难为情……

他似乎比较笨拙,有时候连一些小事都做不好。
那些画满红叉的白纸上的数学题有些连我都会做,而他却总能用清奇的解题思路把它们搞错。
他对着写满笔记的讲义抓狂,他将他自己柔软的褐发揉搓得如同鸟巢一般杂乱。
他每天清晨都会去打着哈切去遛狗,不过最后总是被那只银毛的大狗拖着一路狂奔。
他会把饭盒里的香菜挑出来。
时常会被一些小混混勒索。
可真够蠢的。

我觉得有时和人类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还是可以的。 也正好可以缓解一下我孤寂的时光。
例如在那条蠢狗不顾主人感受,撒丫子狂奔的时候从一边跳出来吓它一跳。
比如让那些小混混的试卷小抄飞一会儿。
或者偷偷拿走沢田纲吉他的一些小玩具,玩够以后再偷偷的放回他房间的某个角落。

反正他们都看不到我。

真期待一场太阳雨啊。

他在慢慢长大。
发愁的对象也慢慢变化。
讲义、女孩、生计、婚姻、小孩、狱寺隼人……
那条银色的大狗活了很久。
但是它还是一条狗。 一条寿命连人类四分之一都没有的狗。

它的灵魂留在此地不肯离去。

它兴高采烈的日日迎接它的主人归来。

它困惑他的主人为何不再抚摸它光亮的毛皮。

它依旧把已经当做家里的一份子。

为小主人的哭喊而焦急的原地转圈。

已经成为父亲的他赶来孩子身边。

见主人到来的它像生前那些坐下摇着尾巴。

我来到它身边,抚摸它光亮的毛皮。 “他看不到你的,隼人。”

我是沢田清舟,听我的母亲描述,我的曾祖父沢田纲吉是一个相当温柔的人。
我曾因为一些小小的事故而染上一些淡薄的妖力,故而有幸亲眼目睹。
银色的狼犬与有着漆黑羽翼的穿着白蓝狩衣的人形妖怪盘旋于我家屋顶之上。
他们像是为了守护什么映现于此,不肯离去。

想写原创的小说……_(:з」∠)_

日常吸学长他超可爱的嘤嘤嘤……
本来是想画很热的那种感觉的辣但是我好像完全搞错方向啦哈哈【挠头苦笑】

【酒窝灵】【段子】受猫欢迎的狗派和被猫嫌弃的猫派 ooc

常识:猫咪舔舐毛皮是为了清洁身体。

众所周知,灵幻新隆是个狗派,而鲜少有人知道,小酒窝是个猫派。
嗯,灵幻新隆也不知道。
所以交往以后,两人要去咖啡屋几乎也是去的狗狗咖啡屋。
于是一般坐在灵幻新隆对面的小酒窝看着灵幻新隆被狗狗们包围的情景,总是在心底默默流下心酸的泪水。
终于有一次,小酒窝含蓄的表达自己其实是个猫派。然后他在灵幻新隆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表情下,被拉去了猫猫咖啡屋。
说起来猫还真是种可爱的动物啊。毛皮柔软,姿态优雅。
嗯,有点像灵幻新隆。
小酒窝知道灵幻新隆在狗狗之间是很受欢迎,但是他没有想到,身为狗派的灵幻新隆在猫咪之间也如此的受欢迎。
他坐在小酒窝对面,肩膀上躺了一只喵,身侧各躺一只喵,大腿处也躺了一只喵在灵幻新隆的抚摸下发出舒服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附带一提,脚边还有一只。
反观小酒窝。
嗯……
一只也没有呢。
孤零零的像条狗。
岂、岂可修……OAQ
察觉到自家恋人的不爽,灵幻新隆把肩膀上的喵轻轻放到桌子上,然后抱着喵坐到了小酒窝身边。
之前被灵幻新隆放到桌子上的猫咪又轻巧的跳到灵幻新隆肩上,而之前因为灵幻新隆的动作而散开的猫咪又重新聚拢在灵幻新隆身边。
嗯。
小酒窝还是一只都没有。
“嘛~别生气嘛,摸摸看,很舒服的。”灵幻新隆冲着自家恋人眨眼睛。
岂可修!你这是炫耀!!!QAQ
嘴上说着不要的小酒窝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摸上了灵幻新隆肩上猫咪的爪子。
只见电光火石之间!猫咪瞬间抽回了爪子舔了起来。
更、更令人发指的是!!它……它居然!!还只舔了小酒窝摸过的地方!!
这还没完!
它还从灵幻新隆靠着小酒窝的右肩跳到了灵幻新隆远离小酒窝的左肩。
灵幻新隆愣住了,然后下一秒发出来爆炸式的响亮笑声。
小酒窝:mmp

【灵能】【辉灵】梦想成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23岁的散业游民男青年灵幻新隆正在被一个小学生疯狂追求。 还是个小三的男孩。 用追求这个词恐怕不大准确,毕竟哪个小伙子会用门口蹲点赌人、每日定时跟踪、半夜尾随堵截之类来追求小姑娘的?而且这仗式哪是追求小姑娘啊,分明是要摸清情况后拼个你死我活啊。更何况灵幻新隆还是个男人,要不是对方是个小孩子灵幻新隆早就报警了。
“先生……你家楼下……”外卖小哥的声音里明显透露着为难。
唷!新来的。
“没关系,你上来的时候把他顺手带进来就好了。”灵幻新隆掏着耳朵挂断电话。
他坐在办公椅上,脚交叠着搭在办公桌上,腿一抖一抖的。然后他想到如果那个臭小鬼进来后看到了他这番模样肯定又要对他说教一番,于是他又将腿从桌子上挪下来。
灵幻新隆哼着小调一边打理着桌上零零散散的文件,一边在心里掐着时间计算外卖还有多久才到。
怎么还没来?
灵幻新隆有些担忧的望了望事务所的门。
事务所楼层也不高啊,这个时间就算爬用爬的也应该爬上来了啊。
于是他离开座位打开了事务所的门。
果不其然。
新来的就是新来的,又被这个小学生骗过去了。
那个小学生正蹲在门边对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打整他淡黄的头发,他的外卖就在小学生脚边放着,上面还压着束红玫瑰。 炽热的爱。
灵幻新隆站在门口摸着下巴寻思着。
昨天不还是代表友情的常春藤吗,今天怎么就炽热的红玫瑰了?你这跨度会不会有点大?
小学生背对着他,嘴里不知吹着什么小调的口哨,时不时的发出“嘿嘿”的笑声,一副心情十分愉悦的模样。
等到他貌似打整完了他的头发,十分得意的将镜子拿远左右欣赏。
然后。
透过镜子冷不丁的看到了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的灵幻新隆。
小学生被吓得一个手抖镜子都差点掉下去。
他手忙脚乱的接住从手里滑落的镜子揣进裤兜,站起身后华丽一转,左手手肘顺势附上门框,右手一撩他淡黄色的刘海:“哦~新隆桑~☆”
才发现因为身高原因和距离的缘故,他“帅气”的脸刚好埋在了青年的小腹上。
灵幻新隆看着仰头看着他的小学生的脸哀怨的发声:“我的外卖……”
名为花泽辉气的小学生看了看自己脚下已经被踩得汁水四溅的外卖,又抬头看了看灵幻新隆哀怨的脸。 最后只能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我请你?”
二人独处共进午餐 【0/1】
是  否?
是。
或许这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到这确实就是真实。
正在做着和欺诈师性质没什么两样的除灵工作散业青年灵幻新隆正在被一个名为花泽辉气的小学生疯狂追求。
到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个名为花泽辉气的小学生那小孩的身体里装的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那是不是就会变得比较容易接受了?
屁嘞!更难接受了好吗?!这直接从重口味言情喜剧变成重口言情魔幻剧了好吗?这种展开到底是什么鬼啊!!!

灵幻新隆拖着腮看着花泽辉气站在一个小凳子上给他盛饭。 他当然不可能让花泽辉气请他吃饭,本来事务所离他家不远,于是他就把花泽辉气带到他家自己做饭了。这小破孩一听他要带自己去他家,还要做饭。不仅不怕还一路上嚷着“要给新隆先生一显身手”一类的话,让人哭笑不得。
就这么随便跟着父母都不认识的大人回家,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花泽辉气身体里装着一个成年人的芯子的事只有花泽辉气自己知道。
花泽辉气从凳子上跳下来气鼓鼓的把饭碗重重的跺在桌上。
虽说在外是小孩,但是在主观意义上花泽辉气仍然是个成年人。
“所以你到底在气什么啊?”灵幻新隆无奈的把碗拉过来,然后花泽辉气端着自己的碗钻进了灵幻新隆怀里。
一个成年人被当成孩子看待当然会不爽,但是被当成小孩子也是有好处的,福利随便要,也只会被当成撒娇。
“不是说好我来做饭吗?结果呢啊?!”花泽辉气努力把脸鼓起装作生气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新隆先生家的地址 get√
新隆先生亲手做的菜 get√
灵幻新隆看着花泽辉气鼓起来的腮帮子顺手揉了下去。
脸挺软的哈。
灵幻新隆表示你这小破孩还想动刀具?等毛长齐了再说,再说你不是说做饭吗?饭不就是你做的。
“淘米算什么做饭啊!”花泽辉气拨来灵幻新隆的嘟囔着。
“怎么不算,大米可是一顿饭的精华blablablablabla……”
花泽辉气转过脸扒拉着碗里的饭,全程冷漠。
在上辈子就已经摸清了对方油嘴滑舌的尿性的花泽辉气表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小孩你有听吗?” 然后灵幻新隆捅了捅对方的腰。
“你猜~”花泽辉气一扭腰从灵幻新隆怀里跳出来:“我要迟到了,先走了哦。”
“喂!!把饭吃完啊!”

“别告诉我下午你还要来事务所……”
换好鞋子的花泽辉气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转过头就是个飞吻:“你猜啊~新隆桑~♡”

这可真是有趣。一个小学生喜欢一个成年人,又应该说,是一个成年人喜欢另一个成年人。 但是这也真够为难灵幻新隆的了,光花泽辉气和他的年龄差,极端一点的叫爸爸都没问题。但是灵幻新隆不知道,就灵魂而言,灵幻新隆叫花泽辉气爸爸都不为过。

花泽辉气看着天边的云,老师讲的内容他丝毫都不在意。这些他上辈子就可以轻松拿满分的东西,这辈子也就变得那么无关紧要,如果不是因为小学时间更加宽松和他不想过多的引人注目,他早就跳级跳到大学去了。
比起这种早就学过的东西,花泽辉气更在意灵幻新隆在做什么。
上辈子有一段时间,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过于充实的物质和强大的力量让他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主角。
直到他遇到了影山茂夫。
影山茂夫可真够强的,并且不只强在超能力上。
花泽辉气在那之后又曾一度认为,强大的是影山茂夫本身。
直到他看到没有能力的灵幻新隆就算舍弃性命也要到达影山茂夫身边告诉他不想做的话可以逃跑。
这时候花泽辉气才看清。
强大的不是影山茂夫本身,而是缠绕在影山茂夫身边的那些温柔的东西。那些温情的东西将影山茂夫的心包裹、填满,将影山茂夫保护起来,让影山茂夫不孤单,让影山茂夫强大。
那些温柔的、闪烁着光辉的东西是花泽辉气花了穷极一生都没能追寻到多少的奢侈品。
花泽辉气也曾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如果是他先遇到那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男人,他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
如果之所以是如果,就是因为它本就是从虚幻的角度出发的东西。
事实上花泽辉气也只有远远的站着看着那些光辉,然后将自己的羡慕和嫉妒强压心底。
但是想要啊,那些东西……
那么,现在呢?
花泽辉气收回了他的目光。
待会儿翘课~☆

其实翘课也做不了了什么,如果过早的让灵幻新隆看见他估计就是拎着他的耳朵一顿训然后把他送回学校让老师严加管教。
这个爱多操心的男人也不想想他花泽辉气是普通人吗?
哎,你别说。
他还真一直把你当普通的小孩看待呢,花泽君。

最后花泽辉气也只有在大街上闲逛,然后掐着放学时间往事务所走。
然后就在事务所楼下遇到了那个人。
花泽辉气站在大楼的阴影处,看着阳光下,那个人大步向他走来,他的衣服、他的皮肤、他的头发……他的一切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像神使从天而降,套着满身的光圈,虚幻得如同梦景。
直到金色的阳光从那人茶色的发尾离开他才缓缓回神。
真好啊。
花泽辉气在心底赞叹不已。
真好啊。
他的灰色的西装外套被脱下搭在手臂上,他右手拎着一个塑料口袋,里面装的是花泽辉气再熟悉不过的白色盒子。
花泽辉气目不转睛的盯着盒子,让灵幻新隆把因为尴尬而想把盒子藏在身后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灵幻新隆大方的提起口袋解释道:“章鱼烧,新开的店打八折,待会一起吃吧。”
花泽辉气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将深红色的蔷薇花塞进灵幻新隆怀里,从灵幻新隆手里接过口袋几乎是跑着上楼的。
“慢点!别摔了!!”灵幻新隆在楼梯口大喊。

当灵幻新隆打开事务所的门时,看到了改变他一生的光景。
一向吵闹的那个小学生端端正正的坐在待客用的沙发上。
『虽然有些狡猾和卑劣……』
他买的章鱼烧被一层淡黄的光辉包裹在空中旋转着。
『但是抱歉了啊』
有着淡黄发色的小学生回过头来冲他笑着。
『影山君』
“我觉得我很有天赋,不如你收我做徒弟?”
『这回』
“新隆师父~☆”
『我先遇到他呢~♡』

深红的蔷薇  只想和你在一起。

常春藤  友情、结婚。